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职工合唱团

联谊友情 艺术交流 资源共享

 
 
 

日志

 
 
关于我

北京职工合唱团(原北京工人合唱团)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是由北京市总工会直接领导、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负责组织和管理的群众文艺团体,至今已有近60年的历史。合唱团团员是由来自本市各个行业的合唱爱好者组成,现拥有团员60余名,其中有多名20年以上团龄的老团员。合唱团自建团以来在普及与提高相结合的思想引导下,为本市群众合唱事业的繁荣与发展、基层文艺骨干的培养做出了突出贡献,起到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歌曲《大江东去》的释义与演绎  

2010-09-01 21:34:56|  分类: 团友茶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歌曲《大江东去》的释义与演绎---常青  -----邱林华转发

《大江东去》是青主的优秀代表作之一,于1920年创作于德国。《念奴娇·赤壁怀古》是宋词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作品,也是豪放派诗词中最杰出的代表。

它写于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是苏轼被贬居湖北黄州时游黄风城外的赤壁矶时所作。全词分为上下两阙,上阙以描写赤壁矶风起浪涌的自然风景为主,既描写了大江的汹涌奔腾的景象,又让人望见风流人物的英雄气概。“故垒”一词,点出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古赤壁战场,借怀古以抒感。“周郎赤壁”,则既是拍合题目,又是为下阙缅怀周公瑾埋下伏笔。“乱石”以下三句是写江水腾涌的壮观景象,集中描写了赤壁雄奇壮阔的景物:陡峭的山崖直入云霄,汹涌的骇浪猛烈搏击着江岸,滔滔的江流卷起千万堆澎湃的巨浪。这种从不同角度而又诉诸于不同感觉的生动描写,把读者顿时带进一个万马奔腾、惊心动魄的奇险境界,使人心胸为之开阔,精神为之振奋!“江山如画”是写景的总括之句,“一时多少豪杰”则又由景物过渡到人事。以上写赤壁四周的景色,形声兼备,富于动感,以惊心动魄的奇伟景观,隐喻周瑜的非凡气概,并为众多英雄人物的出场渲染气氛,为下文的写人、抒情作好铺垫。

下阙则由“遥想”领起五句,集中笔力塑造青年将领周瑜的形象。在写赤壁之战前,忽插入“小乔初嫁了”这一生活细节,以美人烘托英雄,更见出周瑜的丰姿潇洒、年轻有为。“雄姿英发,羽扇纶巾”,是从肖像仪态上描写周瑜束装儒雅,风度翩翩,反映出作为指挥官的周瑜临战潇洒从容,说明他对这次战争早已成竹在胸、稳操胜券。“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准确地概括了整个战争的胜利场景。词中只用“灰飞烟灭”四字,就将曹军的惨败情景形容殆尽。以下三句,由凭吊周郎而联想到作者自身,表达了词人壮志未酬的郁愤和感慨。“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为倒装句,实为“应笑我多情,早生华发”。此句感慨身世,言生命之短促,人生无常,深沉、痛彻地发出了年华虚掷之悲叹。“人生如梦”,表达了词人对坎坷身世的无限感慨。“一樽还酹江月” 借酒抒情,思接古今,感情沉郁。这首词感慨古今,大气磅礴,把人们带入江山如画、奇伟雄壮的艺术境界,给人以撼魂荡魄的艺术力量。

青主根据这首词的意境将其谱写成曲。全曲采用的是两段式,即A段+B段,只不过后面还有一个结尾。全曲以e小调开始,在没有任何前奏的情况下,直接进入第一句,用的是一种近乎宣叙调式的手法。“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这两句主要是描写性的内容,钢琴伴奏以四分音符的柱式和弦饱满的连接,制造出一种恢弘壮观的音乐气氛,一下子把人们带入波涛滚滚的历史长河中,这两句直抒胸意,演唱时应用一种朗诵式的方式来表达,声声在气,特别是“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这一句在演唱时应注意休止符,力求做到声断意不断。之后紧接着用钢琴来描绘当时苏轼眼前看到的景象,这一部分间奏的和声并不复杂,但通过使用音型的反复和音区的对比这两种手段,造成了一种尖锐紧张的效果,使人有一种“崩云,裂岸”的感觉,这也为下一句的内容做好了铺垫。

第三句描写的是赤壁之地的场景,这里要注意一下,青主将这一句原来的“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改为“乱石崩云,惊涛裂岸”,仅仅修改了两个字,但在气势上也更加雄烈,充分说明了赤壁之地景观的恢宏壮观。这句的节奏型和第二句有些相似,其中的休止符其实是在为后面旋律的出现积蓄力量,“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在演唱时就应考虑到这个问题,不能因为休止符而使旋律不连贯。每一次的休止都是内在力量的加强,直到“卷起千堆雪”的出现,特别是“千”字,这个数词也体现出了地势的壮观,虽然这个字是整句的最高点,但在演唱时一定要控制好内在的力度,不要让它感觉太冒了,紧接着重复的这一句是在00 的力度上演唱的,同时音区也降低了,笔者认为这两个小节一方面是旋律起承转合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心境归于平静的一种体现。演唱上要带着这种烟消云散,万物皆去的感觉。然而貌似安静的结束往往是另一种对比的开始,“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的出现就是这样,这一句是整个! 段的结尾,是整个写景部分的一个总结,在这里青主用的是一种蜿蜒上行的旋律线,这样就把隐喻周瑜非凡气概的意思表达出来了,特别是最后的五度音程,让人有种辉煌的感觉,因而在演唱上也要带有这种大气的韵味。从内容上来讲,这句为下段英雄人物的出现做好了铺垫,从音乐上讲,最后和弦的出现也预示着音乐调性的改变。

B段的开始是建立在E大调上的。同A段以写景为主相比较这一部分主要是以抒情为主,演唱上因是带有一种咏叹调式的唱腔。通过旋律线和钢琴伴奏的音型我们不难看出这点,钢琴伴奏用琶音上下滚动,充满了流动性。“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出嫁了,雄姿英发”这一句用带有幻想性的浪漫主义色彩刻画出英雄与美人幸福时光,在演唱这句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当年”前面的那个休止符,不要把“当年”和“小乔出嫁了”连起来,否则断句会意就出现了问题,所以应当在它们中间换气。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一句内容主要描写周瑜从容不迫的来应对战争并取得了胜利,音乐旋律和节奏的布局与前一句颇为相似,两句应是一个承前启后互相呼应的整体,在演唱这一句时应把周瑜那种对战争胜利胸有成竹,英姿煞爽的气魄表现出来,同时还应注意与前一句在音乐上的连贯性。“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逐渐从“遥想”转回到现实,从凭吊周郎到自己的壮志未酬,调性的变化从E大调靠向e小调,色彩逐渐暗淡下来。在演唱上我们也应把握住作者的这么一种情绪变化———面对现实,更多的是一种隐郁和无奈。

尾段进入到e小调,以钢琴伴奏为主,而演唱部分则很少,而且在旋律中有很多的休止,这里的休止我们不应该理解成单纯的休止,这其实是作者心中的一个思考过程———面对现实是继续消沉下去还是应始终笑对人生?最后的“一尊还酹江月”给出了答案,上行的旋律线、节奏和力度都表现出诗人的豪放洒脱的风格。这一段音乐形象的对比是非常鲜明的,因此我们在演唱时一定要在力度和音色上做出相对应的调整,并干净有力的结束全曲。整首作品正如当年萧友梅所述“是一段表情的歌剧”。作曲家对音乐的安排和原词的意境结合得天衣无缝,有描写,有抒情,调式变化也很有特点,音乐能够很准确的再现这首词的深刻内涵,也很恰当的体现出苏轼当时的心情。

二、演绎

1 演唱风格的把握

要想准确的把握一首作品的演唱风格,我们必须要充分理解作品的内容及写作环境,写作年代,必须要遵从作品的原意。青主认为诗和乐都有各自的独立生命,并且建立在彼此基础之上的,可以互通消息,并可以交相为用,他认为诗词与音乐最好的配合,应该是要把诗意和乐艺打成一片。这首作品从头至尾无不充斥着非凡的英雄主义气概,我们要从诗词中来真正体会到作者的这种情结。在演唱中来表现这种英雄主义气概时,必须要做到有的放矢。这首作品通常为男中音演唱居多,因而在演唱时一定要避免一味的用音量、力度、厚重的音色等因素来突显这种英雄主义气概,因为这是一种肤浅的、苍白的、没有任何表现力的表现方式,对作品的内容的表达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使整首作品的风格流于庸俗。因此在演唱之前一定要深刻领会诗词所表达的正确内涵,做到对作品的理性理解和感性体验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从更高的层次来表达作品,才能更准确确定作品的艺术定位,用最恰当的情感来表达作品的内容。

2 吐字及节奏重音的把握

吐字发音是歌曲演唱中一个必须要充分重视的环节,特别是在演唱为古诗词作曲的艺术歌曲中尤为重要。中国的古典文学可谓是博大精深、寓意深刻,任何一首能作为艺术歌曲歌词的古诗词都有其一定的文学历史性和美学趣味性。我们在演唱这类艺术作品时,首先要做到对诗词的原文进行逐字逐句的推敲、揣摩,并用朗诵式的音调进行诵读,力求保证每一句都做到字正腔圆、声声在气。在音乐中,有些字由于音高的原因必须要将发音状态做一定的改变,才能将字的韵母部分适合发声状态来发声,例如作品中“一时多少豪杰”“樯橹灰飞烟灭”中的“杰”和“灭”这两个字的字腹部分都是ie,而两个字的音高都是#f2,在这个高度上演唱ie容易把字唱得太瘪,因而我们在处理这两个字的字腹部分时应该让它更多的靠向e母音,这样容易让字听起来更通,也容易将高音唱得饱满。如同音乐一样,诗词也讲究韵律和重音,在演唱诗词作品时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例如“大江东去浪涛尽,千古风流人物”这句中“大”“东”“浪”“千”这几个字都应有所强调,因为这几个字是句中重要的点睛之字,能够准确的表达诗词中时越古今之大气之意。当然这种节奏重音在演唱时不能太显突兀,否则就会有种生硬感和做作感。字的节奏重音的把握不光要从音乐中乐句的节奏重音的角度来考虑,还应从诗词内容的表情达意角度来分析,力求忠实于作品的原意。把握住字的节奏重音不仅能让乐句内容的表达更加饱满准确,同时也能将作品风格表现的更加明确清晰。

 3 作品中对比艺术的处理

对比艺术是音乐表现中的一种重要手段,主要有力度、音色、节奏、乐句等的对比,通过运用这些对比能将音乐本身的内在美感再现出来,使音乐的表达更容易于人们所接受,也能将音乐形象和内容表现的更加精准贴切,增强了音乐的感染力。同样在艺术歌曲作品中对比艺术的处理也要准确、恰如其分,大到段与段之间,小到句与句之间的对比都要非常重视。在这首作品中也出现了大量的对比因素,在处理这种对比的时候,我们不光要从音量上着手,还应更多的从情绪上来表现,即以情绪带动声音。乐句的对比也比比皆是,例如“卷起千堆雪”这句就用mf与pp两种力度来重复演唱,这种对比生动的再现了浪起浪落的自然景色。总之我们在演唱这首作品时,首先一定要彻底把握住词本身的意思,充分理解作者在写作时的感情基调,才能在整体构思的时候对作品的演唱做出一个准确的定位。除了以上提到的一些应注意的问题,还应特别注意尾段的处理不能随意,否则演唱就会出现无味的效果。再次,要重视作品中出现的大量的休止符,对此要有仔细的研究和不同的处理,例如:“故垒—西边”,“乱石—崩云”,“惊涛—裂岸”,这些地方都应该做到声断气不断、意不断,不然就会出现破句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